雪中悍刀行

雪中悍刀行

雪中悍刀行

烽火戏诸侯 著

仙侠连载中

最近更新:番外第十章

更新时间:2020-11-03 01:07

小说简介

江湖是一张珠帘。大人物小人物,是珠子,大故事小故事,是串线。情义二字,则是那些珠子的精气神。————开始收官中。最终章将以那一声“小二上酒”结尾。

章节预览



    北凉王府龙盘虎踞于清凉山,千门万户,极土木之盛。

    作为王朝硕果仅存的异姓王,在庙堂和江湖都是毁誉参半的北凉王徐骁作为一名功勋武臣,可谓得到了皇帝宝座以外所有的东西,在西北三州,他就是当之无愧的主宰,只手遮天,翻云覆雨。

    难怪朝廷中与这位异姓王政见不合的大人们私下都会文绉绉骂一声徐蛮子,而一些居心叵测的,更诛心地丢了顶“二皇帝”的帽子。

    今天王府很热闹,位高权重的北凉王亲自开了中门,摆开辉煌仪仗,迎接一位仙风道骨的老者,府中下人们只听说是来自道教圣地龙虎山的神仙,相中了痴痴傻傻的小王爷,要收作闭关弟子,这可是天大的福缘,北凉王府都解释成傻人有傻福。

    可不是,小王爷自打出生起便没哭过,读书识字一窍不通,六岁才会说话,名字倒是威武气派,徐龙象,传闻还是龙虎山的老神仙当年给取的,说好十二年后再来收徒,这不就如约而至了。

    王府内一处院落,龙虎山师祖一级的道门老祖宗捻着一缕雪白胡须,眉头紧皱,背负一柄不常见的小钟馗式桃木剑,配合他的相貌,确实当得出尘二字,谁看都要由衷赞一声世外高人呐。

    但此番收徒显然遇到了不小的阻碍,倒不是王府方面有异议,而是他的未来徒弟犟脾气上来了,蹲在一株梨树下,用屁股对付他这个天下道统中论地位能排前三甲的便宜师傅,至于武功嘛,咳咳,前三十总该有的吧。

    连堂堂大柱国北凉王都得蹲在那里好言相劝,循循善诱里透着股诱拐,“儿子,去龙虎山学成一身本事,以后谁再敢说你傻,你就揍他,三品以下的文官武将,打死都不怕,爹给你撑腰。”

    “儿啊,你力气大,不学武捞个天下十大高手当当就太可惜了。学成归来,爹就给你一个上骑都尉当当,骑五花马,批重甲,多气派。”

    小王爷完全不搭理,死死盯着地面,瞧得津津有味。

最新章节

推荐阅读

远舟仙君

远舟仙君

作者:紫沂谢远舟

我在景曜的地盘上走了一个来回。 女主明明只是失魂落魄下误入了他的领地,就被他的手下抓到了他面前。 我真傻,我没想到,原来这样的情节,也是需要女主光环加持的。 我作为恶毒女配,连倒霉被抓的机会都没有。 就他这一派荒凉,鸟都不稀罕来的破地方。我要找到他在哪个小山头上,一个一个找过去得找到猴年马月。 我索性在原地站定,开了传音大吼一声,「景曜小儿,本座大驾来此,还不亲自迎接?堂堂一方魔君,如此缩手缩脚,...

她说爱未迟

她说爱未迟

作者:南月沐与舟

师傅,我又回来了,回到我们相遇的地方,竟然有些怀念呢,真是可笑啊! 这个大陆虽然被神放弃了,可改变不了已经发生的历史。现在这个大陆是修灵气,分开灵,灵徒,灵士,灵武,灵师,灵尊,圣灵,有十个阶等,虽然等级少许,但极其难修炼,天资好的五十多年也许可以修炼到圣灵,但也不一定,有些人终其一生都不可能修炼到圣灵,灵力溃少,也只能如此。 几千年前这里应该是上三界的一方大陆,时间太久了,她有些记不清了。 这个...

修罗帝祖

修罗帝祖

作者:风南天纤露

《修罗帝祖》第2章古井有洞天在线阅读

风南天蹒跚地拖着双腿,身上早已湿透。这是一条杂草丛生的小道。 他依稀记得这条路通往一口古井,那是他儿时欢乐的源泉。其实他已经是癌症晚期了,一直瞒着家人,除了他便只有私人医生老钱知道。 他是个豁达之人,现在更是了无牵挂,只想找个安静的埋骨之所。这时雨越来越大,天也越来越黑。摸着黑,终于他摸到了碎裂的井沿,不再犹豫,他纵身跳了下去。 眼前一团漆黑...

这个魔尊有点闲

这个魔尊有点闲

作者:洛黎羽宸

第2章 前脚司命刚刚离开,后脚诸位上神便也都赶来了,虽然灵池有洛黎上神亲自布下的结界,但是这事可不是小事,容不得一点差池。 司命赶到的时候,果然看见有些黑影被结界给弹飞出去,看到灵池还是完好无损的,顿时松了一口气,待上前看清都是些什么人时,心里的警惕已经放下了一大半。 “你们是魔族?”司命扫视了一眼四周低等的魔修,居高临下冷冷的道:“怎么?你们魔族是想与我们天界开战不成?” 司命也只是听说魔界换了...

潇洒武神

潇洒武神

作者:甄柯江婵

绿荷只得将武教头传唤进来,那武教头长得肥头大耳,两只眼睛却很小,远远看去,就像是两粒绿豆撒在脸面上,看上去相当滑稽。 他虽然长得胖,据说伸手很敏捷,内力也深厚,所以郑家叫他过来看家护院。 郑裳嘱咐武教头看住甄柯的房子,不让甄柯出去一步,武教头立即道:“小姐请放心,那个什么甄柯就是有三头六臂也飞不出我的手心。” 绿荷瞪了他一眼道:“别吹牛,到时候人丢了可不是玩的。” 武教头拔出随身的大刀舞了一通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