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神相鬼医
书架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千八百八十四章 不一般的牛肉

    “树刀饮血是发生在你们传唱请神咒之前的,那个时候,你口中的蚩尤大神还不知道你们要祭祀于他,并未驾临。”张凡开口道,“他没有驾临,便不会在树刀上加以神威,那时的树刀只是普通的树刀。”

    张凡这话一出,众人的表情都是微微一滞。

    “对啊,在树刀饮血的时候,这蚩尤大神还不知道你们要祭祀他,他还未到现场,不可能在树刀上施展神威。”萧冲接了一句,“树刀饮血,跟你所谓的神威没有关系,还是这树刀本身的原因。”

    午君看了一眼张凡和萧冲,下意识挠了挠头,看着张凡几人道:“好像是这么个道理,可是,树刀真的只是普通的刀啊!这些刀都是我亲自去集市上采买的。”

    午君的脑海中那被铭刻了很多年的东西,一下子被打乱了。

    “这树刀平时就摆在这祭祀场地上吗?”张凡问道。

    “不是,树刀平时放在库房中的,只有祭祀的时候才拿出来,长期放在外面,每天风吹日晒的,树干容易糜烂,刀容易生锈。”午君回答道。

    “那也就是说,你是在库房试验的这树刀是否能饮你的血了?”张凡问道。

    “对,在库房做的试验。”午君回答道,“二十年前,我刚刚当上族长,完成第一次祭祀以后,我像你们一样产生了好奇心,就在库房里试了试。”

    “那你们每年祭祀,埋葬这树刀的位置有没有发生过变化?”张凡继续问道。

    “没有,一直是这个位置。”午君回答道,“在族长传承的过程中,每一位族长离开之前,都会反复叮嘱新任族长和族中的人,埋葬树刀的位置不能变。”

    说到此,午君的声音顿了一下,紧跟着,他便是把目光投向了那埋葬着树刀的位置。

    “张警官,你的意思是,埋葬树刀的位置另有乾坤,才导致这树刀有饮血的能力?”午君看着张凡道。

    张凡点了点头,“不过,这只是我的猜测。”